新闻搜索:
院校搜索:
阅读内容

黎陆昕精彩点评中国MBA商业伦理辩论决赛

[日期:2012-05-30 11:06:55] 来源:赛亚网  作者:

 

黎陆昕:大家好。我受主办方的委托,在这里对今天的辩论做一个总结。一个下午听三场辩论,对于评委来说,也是一件很艰巨的任务。精华之战,给我们留下很深刻的印象。这次辩论赛能够把市场运作过程当中,在我们中国经济发展当中那些敏感的问题,非常勇敢的拿到辩论场上交锋是非常可喜可贺的事情。有很多辩手非常犀利的语言,非常深刻的见解,表达了对中国发展一些个体的见解。中国的MBA发展过程当中,勇敢的介入到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勇于发表自己对市场的一些看法。一方面体现我们中国MBA整个教学的状况,也体现出来中国MBA学生本身对市场发展的一种责任。参赛的这16所高校是我们北方非常重要的MBA高校。今天三场辩论过程当中,我们也看到了在教学过程当中,所反应出来的教学水平和赋予每一个MBA学生社会的责任感。这两个方面都给了我们评委强烈的感受。这点我要向大赛的组织者表示感谢!也向清华经管学院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听众:290973人 +收听已收听最新消息 2012年5月29日 15:20120余年的变迁:1886 - 2012 可口可乐在美国的广告语一览。更多,向我们所有的参赛的同学们,还有你们的老师们奉献的智慧表示感谢!

今天的三场比赛,我个人的感觉是越来越精采。第一场比赛,是由北京大学面对北京理工大学。它的辩题有很重要的前提,面对经济危机,企业裁员是否和社会责任的关系问题。我们评委有一个集中的感觉,北京理工大学在立论当中表现出来了内容的丰富性,逻辑的严谨性这两点上面,我们是通过立论过程感受得到的。突出的感觉功课做的比较到位,阅读了大量的有关的书籍。理论的权威人物以及权威人物相关的认知和理论都在立论过程当中有所展现。对于企业是不是应该裁员,在面对经济危机的过程当中,谈的比较有条理。是一个能把这件事问题谈透的一个前提。重要的是他们在与企业发展的过程当中,这种自主裁决对于企业自身的发展认知本身权利本身给予了很好的解读。确实值得大家学习。

这个命题里,北理工完全可以谈的再充分一点,比如没有经济危机的状况下,企业的裁员和社会责任之间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当企业经济危机出现的时候,这种社会责任感是递升了还是递减了,作为企业如何面对,这就会更加的强烈。

北京大学的同学在这样一个辩题里,大家如果认真听了,还有一些印象的话,应该有一个印象。北京大学在整个辩论过程当中,为什么描绘了一个负责任的企业的应当的做法。他们把一种理想勾画的非常的美丽,那样一个憧憬,远景,愿景非常令我们向往。这一点北京大学做的很不错的。特别是他们的四辩,小白你最可爱,虽然输了,但是小白小白,明年再来。北京大学之所以后来我们已经看到这个结果,我们评为一致感觉是,在裁员不裁员的问题上,完全的社会责任感和社会自主决策之间的关系上面,没有做很好的理清。把一个企业应当担负的社会责任,被无限的可能是没有疆界的扩大了。北京大学一辩在立论过程中提出三点,他第三点非常主观的提出,我们把在经济危机当中如果不裁员就倒闭的企业这种状况排除在外。这是在立论的过程当中,北京大学的一辩明确提出的,而这一点把它排除,我们认为,这是对辩题本身进行切割了,北大单方面是收窄了辩题。

在提问过程中,马总提出一个问题,北大同学提出一个力所能及的问题。北大实际上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在经济危机面貌一个企业如何做到力所能及。马总提出你的度在哪里?当然这个度没有一个科学严格的界限,但是如何把这个度作为你这样一个企业面对经济危机过程当中做到最大值,第一是理念问题,精神问题,出发点问题。作为企业的决策者或者企业有没有这样一个对社会负责,面对经济危机,对社会负责的基本的理念。这是应该前提的条件。

第二个,在这个理念下,你做到什么样子?这点上,北大同学没有很好的按部就班的逐渐的把它丰富起来,是一个很大的遗憾。

在这样的辩论过程当中,我们也看到了裁员不裁员和社会责任之间的关系问题,相比较而言,最后结果展现在大家的面前。但是我要对北京理工大学一辩女生说,有一点提醒你注意,你辩论当中曾经有一句顺嘴说出来的“对方是不是没有学过逻辑”,希望以后不要出现。在辩论过程当中,要有绅士的风度,要有勇士的气度。

北大和北理工这场辩论给我们留下了印象。总感觉到有一点缺陷,自由辩论过程当中,阵地开辟不太集中,东一句,西一句,辩论当中,光拿概念性的东西是很难说服别人的,用某一个领导说什么话说明问题,不是不可以,但是不要太多。我们需要一些生动的案例。我提问过程中提到这样的问题,请双方辩友各自举例说明裁员和不裁员与社会责任之间的关系问题。

在这个提问下面,双方有很好的案例,北大提出中国建设银行,北理工提到IBM和丰田。这两个都从案例的角度给我们提供了回答。但是这个比较过程中,又让我们评委捕捉到了双方之间前期准备做功课方面,或者认识方面的问题。

北大提的是中国建行,国内的企业。国内企业面对世界经济危机状态下所采取的不裁员的行为,它的典型性的问题。反方不但提了一个,提了两个,不但提了裁员,还提到了不裁员,就使得案例内容上的丰富性和我们在识别上鉴别过程当中的愉悦的感觉。所以比较当中让我们感觉到两者之间的辩论的效果。北大、北理工的辩论给我们今天的展开做了很好的开始。

第二场是清华大学(招生办)河北工业大学的辩论。和第一场辩论比起来差不多,但是比第一场稍好一点。为什么?因为“央企公众化”的话题可能是我们这些人特别关注的问题。经过清华的同学所谈“央企公众化”以后,和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甚至他的生活、工作、学习、发展勾连在一起,我们不得不关注这样的非常现实的命题,同时也是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

    

今天我不得不说,清华这所学校给我的印象一直是踏踏实实,别玩儿虚的,就是踏踏实实解读问题。今天这个辩论过程当中体现了清华的精神,我首先要表扬你们,但是我要说的是你们应该有过度,什么是“央企公众化”?上市!上市干什么?圈钱!什么时候我们说央企的公众化就是上市呢?反过来说可以,上市是企业公众化,不仅是重要的一条道路,而且是必经之路。因为上市之后,有各种各样条款要求你必须公开公正。所以上市对一个企业发展本身可以获得很多的经济效益,同时这个企业在发展过程中也受到更多的约束。这种约束是公开化的约束。所以简单的把央企的公众化解释为上市本身在一般意义上我们可以接受,稍微一点过度就可以把这个缺陷掩盖。我们上市就是圈钱,又可以稍微掩饰,就难免直来直去。就让河北工业大学直接和你们谈央企公众化的问题。容易找到缝隙。所以这些缝隙之间,我个人认为,也不用下太大工夫,还要接缝的地方。

 

河北工业大学今天我觉得发挥很不错。但是我一直有一个感觉,“央企公众化”符合股东利益的命题,我一直听,但是我听来听去,你们更多的角度在于“对央企公众化”一个理解、认知、标准在哪里。所以当河北工业大学二辩提出伪公众问题的时候,有一种新颖的角度,但是他并没有在是否符合股东利益概念上能够有巨大发挥。这点上我觉得河北工业大学对辩题的主导还没有搞清楚,这是河北工大失利最重要的原因。

 

这场辩论给我们带来很多的东西,包括评委提问过程当中,提出的一些问题。今天河北工业大学代表队有很多时候没有抓住清华队的漏洞。比如清华立论的时候谈到,央企的上市公司都是全国人民是股东,我想,我们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小平南巡之后,中国的经济有了巨大的发展,我们每个人都能感受。央企在里面所发挥的作用不可低估,不可磨灭。共和国长子,既可以从你的角度上说他自居,另外一个角度,共和国长子就是为共和国发展作出巨大贡献,是不是这样,河北工业大学完全可以拿这个话打你?你光是看到房子问题了,你就没有看到公费医疗是哪里来的?这都可以拿来打击你。河北工业大学更多得用现实层面,能够感受到的一些我们的认知来去回击对方,比从概念上回击更好。可能是三辩提出36条是什么,反方有点措手不及的感觉。这个过程当中,都有他的经验。刘卫兵教授在高等院校参加辩论赛特别是本科生辩论赛比较多,他谈到,就问题的认知,确实MBA同学有过生活的阅历,有过工作的阅历要深刻一些。但是辩论的技巧,语言的速度,思维的跟进,可能还比不上本科生,还有距离。我期待着下一次我们第三届的时候,在这方面会有一些改变。

经过两次半决赛之后,挺进最后决赛的是清华大学和北京理工大学。我们评委一致的认为这一场决赛,称得上决赛。特意嘱咐我向双方八位辩手表示祝贺。

这个辩题也非常现实性。归真堂的问题,这个辩论过程,大家也都记忆犹新。也让我们非常感慨,归真堂这个问题,之所以成为我们大家关注的问题,恰恰是在中国市场经济发展的过程当中,一件一件的有关商业道德,商业伦理的问题,涉及到我们每一个人,涉及到我们的情感了,它对于那些在我们整个社会发展的结构当中特别是那些在精神层面,物质层面,已经比较处在高位的状态的群体,无论是精神认知层面,还是经济发展层面,这样的人群。这种人群对社会资源把握是比较多的,他们在社会的话语权比较浓烈的。因此我们对归真堂活熊取胆的问题变的敏感了。

今天的辩论我不做太多的评论了,我只是想说说,我在提问时候把问题讲的很清楚了。今天正方北京理工大学立论不错,没有问题,但是我总感觉到在勇气上有问题。欲罢还休。我们四个人都反对活熊取胆,但是归真堂的上市问题绝对是上市问题。道德问题,伦理问题可以被介入成为一个公司是否上市的条件的话,那么证监会必须要再设立一个上市之前的商业伦理委员会,在相关上市公司上市之前,凡是涉及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先启动这个委员会来进行。关于这点阅读再丰富一点,在医学伦理上是有这样的医学伦理委员会。它对于某种实验或者某种手术进行是需要医学伦理道德委员会确认这件事情是否能被认可。假如没有,我百分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尊重你发言的权利。如果在这样的旗帜鲜明的状态下我们进行辩论,我佩服你北理工的勇气。现在你既要要说它符合程序,又要说它如何如何。双线作战,你们内心情感的难受、矛盾啊。

清华今天这场决赛也辩的很不错。但是几个重要的点必须要突出它。比如说,国外上市的提议,提交式和我们国内审查式制度差异在哪里?仅仅是公权力的问题吗?公权力内涵东西是什么?你要达到的目的是什么?你如何把中国现行上市的审查的条件做足?还有例子说明曾经有商业伦理道德的问题,没有上市。明确的案例说出来,说服力更强。

还有关于替代问题。有时候幽默说一句,假如归真堂没有活熊取胆问题的话,我百分百支持你。恰恰是活熊取胆让我无法忍受的事情,我坚决不能同意归真堂上市,要展开的,所以利用的效率出现问题了。北理工今天有的时候话说的有点问题。比如说,子非鱼,焉之鱼之乐?这是成立的。什么时候变成了“子非熊,焉之熊之痛也”?让我们听来有点矫情的较量。如果它违法,它不能存在。假如有一天它因为我们新设定的规矩不能上市,也是程序本身不允许它,这一点北理工完全可以再大一点。清华今天表现也是不错的,但是各个阵地的展开,我觉得可以更丰富一些。

总而言之,今天的辩论确实给我们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我期待着第三届我还会再来,谢谢。

 

 

 

 

分享到:
收藏| 阅读:2985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